陕西工人报官方网站 | 陕工网首页 今天是
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  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陕工网(029-87339475)
第7197期:第04版 视野

抗战期间《四郎探母》也被禁?

趣谈民国禁戏往事

抗战时期周信芳与叶涵青排演的《徽钦二帝》

梅兰芳在《抗金兵》中的扮相

民国初年的思想多元而新潮,加上戏曲艺术进入了成熟时期,好演员很多,许多演员也在舞台上尝试了一些大胆的曲目,也惹怒了不少人。县市一级的禁戏令一般影响不大。这期间的禁戏主要针对的是评戏。

评剧生长于民间,当年被称作“蹦蹦戏”,和二人转都脱胎于“莲花落”,正处在从草台戏班转向剧场的时期,所以竞争激烈,有些演员开发新戏的时候,也尽量多弄一点噱头来刺激观众的眼球。

当时的北平市长是袁良,此公组织了一个“戏剧审查委员会”,专门审查戏剧道德问题。

1933年,白玉霜在北平演出了《拿苍蝇》,这出戏有点儿恶搞白蛇传的意思,一只苍蝇成精,下凡来跟人恋爱,后来生孩子,最后被天兵天将抓走。

当时这戏的票价从三角涨到了一块,白玉霜几乎要超过梅兰芳。社会局戏剧审查委员会派出一位办事员专门去广德楼戏院看此戏,结果发现,白玉霜和俩扮演丫鬟的女演员,都穿“卫生衣裤”,红兜肚,灯光一打,和露胳膊露腿差不多,原来大家都是为看这个来的。

这种装扮今天无非也就近似于体操或者花样滑冰运动员——没有真露肉,但那年代还是觉得有伤风化。

白玉霜还演过女土匪为主角的《枪毙驼龙》,1934年市长下令,驱逐白玉霜。来了几个背枪的警察,硬是把白玉霜押上火车,到丰台几个警察才下车。白玉霜只好转进上海,反倒成了一代评剧艺术家。

还有一些戏被禁,与色情无关,纯粹是倒霉。比如曹锟担任总统期间,不许演《击鼓骂曹》,其实祢衡骂的是曹操,和曹锟无关。

抗战:不许抗金也不许探母

抗战爆发之后,沦陷区许多戏被禁,主要是一些表现民族气节的戏。

早在“九·一八”之后,在东北走红的京剧名角唐韵笙编了一部戏《扫除日害》,讲的是后羿射日的故事,用这个名字一语双关。唐老板的剧本后来被特务抄走,自己也亡命天涯。

梅兰芳的《抗金兵》和《生死恨》、程砚秋的《亡蜀鉴》都被查禁。麒麟童周信芳则在上海演了半年的《明末遗恨》,这部戏里他扮演崇祯皇帝,对太子说:“你们要知道,亡了国的人就没有自由了。”公主问皇帝:“儿有何罪”的时候,崇祯更是回答:“儿身为中国人,就是一行大罪。”据说每次戏演到这里,台下哭声、喊声一片。

上海沦陷后,周信芳还坚持排了《徽钦二帝》。他扮演宋徽宗,高唱“只要万众心不死,复兴中华总有期”。为此受到日本特务的死亡威胁,电影《梅兰芳》里日本军人拿刀架在脖子上的情节是虚构,当年周信芳的危险程度,要远比梅兰芳大得多。

后来日伪政权还禁了《请清兵》《陆文龙》《岳母刺字》《杨家将》《史可法》等戏,这是禁戏禁得最悲壮的一个时期。

国统区到台湾地区:严禁探母

国统区也在禁戏,倒霉的是《四郎探母》,人们责怪这部戏的杨四郎在北国呆了十八年,投降了敌人,没有坚持斗争。另一部被禁、而且被打为汉奸戏的戏则是李万春的《班超投笔从戎》,因为李万春和汉奸关系好,这部戏也被国民政府认为是“帮伪政府宣传参军”的戏,李万春还为此被判刑两年。

《四郎探母》1949年后在台湾仍然被禁了很久,因为许多台湾老兵听了都会想起远在大陆的母亲,他们会哭得很厉害。后来在台湾情报部门的建议下,当局把这部戏的结尾修改为:杨四郎偷出一份北国地图给母亲,让佘太君去收复燕云十六州,成为惊人愚蠢的笑谈。

台湾地区在1949年之后还禁止演以下的几部戏:《霸王别姬》,四面楚歌不让演。《让徐州》,尽管是三国戏,陶谦把徐州送给刘备,但由于“容易让人想起来抗战中徐州会战的惨烈,不许演”。有人猜测说,其实是徐蚌会战(淮海战役)的惨烈打击了当局的信心。《走麦城》,这部戏过去在戏班子里,是后台比较忌讳的一出,因为涉及到关公(神)的战死,加上会让人想起丢失大陆,长期无人演出。《文姬归汉》《春闺梦》,两出程砚秋的戏都反对战争,容易动摇军心,也不许上演。《窦娥冤》不许演,因为认为此戏是为“美丽岛”入狱人士叫屈。

1984年,曾经有台湾剧团排演了《赤忠报国》,获得了“国防部”戏曲大赛的冠军,不过后来有人举报说,这是大陆的《满江红》改编的。于是冠军被收回——这部戏再也不许上演了。□碧玉

关注公众号,随时阅读陕西工人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