陕西工人报官方网站 | 陕工网首页 今天是
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  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陕工网(029-87339475)
第7297期:第01版 首版

从“背黄土”上山到“背垃圾”下山

——宝成线铁路职工保护秦岭生态环境的故事

俯瞰青石崖车站(张宝忠 摄)

职工清理股道垃圾

职工在山下挖土,准备上山栽树

秦岭是中华民族的父亲山。森林茂密、植被丰富,是大自然赐予中华儿女的宝贵财富。自1958年宝成铁路建成通车后,一代代铁路人自觉肩负起保护秦岭生态环境的使命。

在秦北高坡,海拔1302米的青石崖车站被誉为“空中车站”。抱群峰、面峭壁、临深壑。站台上矗立着中顾委原常委汪锋的题词:“秦岭之巅共青团车站”。青石崖站场原本是三座坡顶高达122米的山头和一条深沟。车站修建时,采用炸山平沟的办法,在三座山头挖药室36个,装炸药334吨,青石崖车站是用炸药炸出来的,车站站房是在大大小小的石头上垒建起来的。面对满是石块的荒凉站区,从建站之初,青石崖人就有一个不成文的约定:职工从山下休假回来,都要捎一袋黄土,自己动手建设家园。一回回、一筐筐、一代代……正是由创业者蚂蚁搬家似地背上来的这些黄土,让宝成线海拔最高的这个车站,先后建起了小菜园、小花园、小树林。希望的种子在这里生根发芽,为秦岭北坡增添了一抹亮丽的新绿。

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拥有天蓝、地绿、水净的美好家园是每个中国人的梦想。宝鸡车务段党委书记黄鹏旭坦言:“过去,往山上背黄土,为的是保护秦岭生态环境;现在,往山下背垃圾,同样是为了保护绿水青山。生态环境好了,我们职工的工作生活就更有幸福感了。”

49岁的王菊兰再有一年就要退休。她工余时间“爱爬山”,但这不仅仅是为锻炼身体,沿途看到餐巾纸、牛奶袋、香烟盒、可乐瓶,老王都会用火钳一一夹起,装进随身携带的黑塑料袋中。老王说:“站上的职工还自制竹夹子,捡拾垃圾已成为大家的习惯和自觉。”

运行在宝成线上的列车,由于窗户没有完全封闭,从车上丢弃在股道上的垃圾较多,有些垃圾被风吹到了陡峭的崖壁上,给清理工作带来很大困难。在青石崖车站采访时,记者看见休班职工在站长带领下,一手提化肥袋,一手拿铁钳、竹钳捡拾股道上的垃圾。当日,秦岭铁路沿线的杨家湾、观音山、秦岭车站也同时开展这一活动。青石崖车站团支部书记何绅告诉记者:“对秦岭垃圾的清理,如同眼睛里不能留沙子。纵使山高坡陡,也要把它们‘消灭’干净。”

宝成线秦岭车站远景(张宝忠 摄)

铁路职工吃喝拉撒全在山上,自然有生活垃圾。过去,可以一股脑地将所有垃圾倒进一个垃圾桶。青石崖车站值班员孙腾称:“现在再这样做,就不行了。”他说:有一次,他刚这样倒完垃圾便被站长叫住。站长也没说二话,弯下腰将垃圾取出来,在对食品包装袋和西瓜皮等垃圾进行分类后,才重新扔进不同垃圾桶。“原想着将垃圾扔进垃圾桶就是环保,现在想来,只有进行分类,垃圾才能变成资源,不分类就还是垃圾而已。”

生态保护意识是一个逐步提高的过程。现在,这个站对饮料瓶、旧纸箱等可回收利用的垃圾,都采取集中存放;而对剩菜残羹等厨余垃圾,则由临近站区的养殖户集中取走。站长孙磊说,“过去,我们多以焚烧和填埋的方式处理垃圾,但处理了‘面子’处理不了‘里子’。为了从源头上解决问题,现在,对所有垃圾都是先分好类再往山下背。”

山上的垃圾拣拾不容易,往山下背更不易。宝成铁路建设时,为了保障线路不被山洪冲毁,从青石崖车站北端的隧道口,顺着山麓,修筑了一条通往山下的排洪“渠”。这条“渠”也成为青石崖通往山下的生活道路。近70度的陡坡上荆棘丛生,如逢降雨或降雪,这条“路”就走不成了。为此,他们又将另一边山脊突出的岩石敲掉,砍掉灌木,开辟出一条仅能容单人通过的新路。秦岭地区树木生长旺盛,这条路经常会被疯长的树木遮蔽,行路时不仅双脚要小心翼翼,还须用双手不停地将树枝拨开。山上的垃圾,就是顺着这样的“渠”和这样的“路”,靠职工的肩膀一袋一袋扛下去的。有时候袋子扛在肩上,蚂蚁会从里面钻出来,在人身上来回爬行……

当我们从青石崖下来,来到观音山车站时,我们见到了观音山线路工区职工兰思权。观音山车站也是当年用炸药炸出来的车站。两端是隧道,中间的线路一面是悬崖,一面是清姜河的深沟边坡。

“我在山上已工作三十多年了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上班背黄土、背新料捡垃圾,下班背旧料捡垃圾,早都成为了生活习惯。”兰思权和工友每天上下班都要对沿线的生活垃圾进行捡拾,对更换的路料更是做到工完料尽,全部回收到指定的材料堆放处;对于维修作业更换的道钉、扣件、夹板等小型路料,职工们在下班时也都全部背回工区集中存放。

在枣园沟半道工区工作了22年的陈卫平回忆说:参加工作以来,他上下班从来没有空着手来回过。上班要把扣件、夹板和轨距杆背到工地,下班得把更换的旧料肩扛回去。多年来,工区每年回收旧料20余吨。这些废旧轨料回收,不仅保护了秦岭沿线清洁的环境,而且起到了“变废为宝”的作用。职工中的“能工巧匠”还把废弃的枕木、钢轨、旧铁架,制作成简易文体器材,甚至设计制作成如雕塑一般的工艺品,把自己的家园装扮得别开生面。

枣园沟半道工区现在归属观音山维修工区。管辖的线路有84%的小半径黄线,维修频次高,维修材料多,需要回收的旧料也就多。“工区的院子小,堆不了那么多,我们采取的方法是把旧料放置在沿线固定的地点,由轨道车定期回收。”陈卫平指着堆码整齐的废旧轨料说。

观音山车站处于崇山峻岭间,沿线交通不便,职工上下班都是步行,单是空手爬上425个台阶就很累了,再肩扛背驮路料和白色垃圾负重前行,其难度可想而知。“路料可都是金属疙瘩,肩扛背驮一定很重吧?”当我们试图提起一根轨距杆而未能提起来时,忍不住这样问道。“每天都背,习以为常了,就感觉不到重了。”陈卫平边说着,边示范似地轻松掂起了一根轨距杆。

“那你们捡拾白色垃圾会不会影响工作?”“不影响啊!捡拾白色垃圾都是在上下班路上随手而来的。你捡一些,我捡一些,人多力量大,分散了也不重,随身就带下山了。”职工胡晓辉如是说。

“刚上班时,还真有些不习惯,本来干一天活够累了,还要背旧料、捡垃圾!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大家也理解了师傅们这样做的深意,我们这些年轻人也争着去做了。秦岭是国家公园,是祖国地理上的南北分界线,是一座颜值很高的山脉,保护好秦岭是我们每个宝成人义不容辞的责任。”青工陈驰的话同样让人感动。  □孙天才 杨安鸿


关注公众号,随时阅读陕西工人报